金兰不宜结

金兰不宜结

情景一 重明一大早就不知道去哪了,啸月则蹲在床前喊清行起床。 正常版: “清行,太阳出来了,起床了。” 清行没反应。 撒娇版: “阿行,我饿了,你起来嘛,我们去吃饭。” 清行依旧没反应。 恐吓版: “你起不起,不起我掀你被子,我掀了,我真掀了啊。” 清行翻了个身,继续睡。 啸月:“……我真是……败了。” 情景二 “狼啸月。”看着这一幕,清行更气了,这货刚刚怎么不听话,手掌一挥,把不远处扔在地上的灰衣吸了过来,右手指尖蓄力一滑,一大块衣料被整整齐齐的割了下来,“从现在起,我与你割袍断义。”清行把割下来的衣料扔到了啸月面前。 “阿行……”啸月扯了扯清行的裤脚。 “别劝我,你对你的义兄做出这等大不敬的事,也该料到会有这般下场。” “阿行……你断的是袖子。”啸月提醒道。 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