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人

南人

南宋亡了。   短短四个字,如一柄利刃插在宋子兰的心上。传统文人的特质在他身上发挥到了极致,他怀抱着满腔的国仇家恨,活生生把自己埋在了阴翳里,仇视着蒙元的一切。   而孟征南偏生又是个傲慢野蛮的蒙古人,轻视包括宋子兰在内的一切南宋的所谓文人。   在这场不知所谓的情爱中,他们在截然对立的阶层和思想下遍体鳞伤。   《牡丹亭》有言: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生者可以死,死者可以生。”大抵便是如此了。    这是一个将军与书生、当朝贵族与前朝遗民的狗血虐心俗套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