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柱斑】错误时代之【卡门耐特的圣杯】

【柱斑】错误时代之【卡门耐特的圣杯】

才步入1888年的伦敦连着下了一个多月的大雪,天空灰蒙,雪花如同撕扯得破破烂烂的棉絮四处飘落,在地上屋顶积起厚重的纯白。行人缩手缩脚的裹着厚重的衣物行走在外,偶尔哈出一口白雾,搓着手渴望找个暖和的地方坐下,喝杯热威士忌。马车在雪地里行进得有些艰难,车夫们不得不在马蹄子上包上棉绒,防止打滑。暴雪将这个城市碾压得体无完肤,每一处都可见空洞的白色。 这样的天气不适合出行,但伦敦歌剧院的外围还是停满了马车。 今晚演出的是一出宗教题材的歌剧,吸引了不少基督教徒。而更多的人,则是为了参与演出的那位知名女低音而来。 缓慢沉痛的咏叹调伴着旋律戛然而止,钢琴最后的尾音短促而低沉。 舞台上最后定格在了耶稣死去的那一刻,衣衫褴褛,伤痕遍体,然后帷幕落下,这部名为《最后的晚餐》的歌剧至此终了。台下观众们犹自感触于耶稣受难的苦痛,不少信徒在胸前画着十字低叹阿门。 二楼贵宾座半拉开的帘子后,有人端起桌上的红葡萄酒,借着烛光打量着里面深红的液体。 “这杯是用我血所立的新约,是为你们流出来的。⑴”低沉的嗓音吟咏着刚才台上的唱词,男人看着杯中的葡萄酒,最后有些嫌恶的放下,带着黑手套的手指弯曲成好看的弧度,金色的领夹在烛光下反出光泽。他看了眼对面空无一人的座位,手指漫不经心的扣着铺着白色桌布的桌面,似乎陷入沉思。 外面传来演员谢幕的掌声,男人抬头看了眼台上,从口袋里摸出一件物什,用旁边的白色餐巾包了,叫来侍者,低声嘱咐了一句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