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柱斑】错误时代之【伦敦蛇影】

【柱斑】错误时代之【伦敦蛇影】

圆茶几上的东西都被简单粗暴的丢到地上,米**信笺纸被单独摆在上面,像是菜板上等待切割的肉排,被坐在摇椅和沙发上的男人来回审视着。 柱间再次拿起信笺,手指摩挲过纸页,作出判断:“意大利那边的纸张喜欢以稻草为原料,从这种纸的厚度和软硬上看,应该是产自热那亚。用这种纸张书写的,一般都是富商贵族。”他说完,将信笺放回原处,随即便被对面的宇智波斑拿过。 “火漆里用的不是脂松香而是木松香。”斑仔细嗅过封口处,分辨着那微不可闻的气味,“是上等火漆。” “你看信纸边缘,那里有被濡湿过的痕迹。”柱间指出,“我猜写信人有舔东西的习惯。” 斑将信笺举高,让光更好的透过信纸,眯起眼:“他书写用的不是普通墨水,这个颜色,应该是……血。” 柱间从他的手中再次将信拿过:“从他的书写方式来看,他在写我们两个名字的时候笔法微斜而流畅,像是早有准备,或者说是对我们根本不屑一顾;接下来的正文也是略带轻蔑,显出一种自负;而在落款的时候,他的笔迹有了停顿,说明他在斟酌该如何署名,这一切总结起来,他是一个傲慢自大,老谋深算的,无神论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