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主来啦,兽兽快跑!

魔主来啦,兽兽快跑!

一朝醒来逃婚逃命,却无意中惹上了这个妖孽又强大的男人,打不过就跑,这个她在行!可跑不过呢?唐棠顿时气馁,她不过是想随便抓个男人解毒而已,他到底想怎样?男人挑着潋滟的桃花眸勾起她的下颔微微冷笑,招惹了本座还想跑,说吧,你是想身偿还是肉偿?她咬牙,这有什么分别?怎奈人家乃是天地共主,谁与争锋?自是保命要紧!他扬唇解衣,“别紧张,百遍而已,呵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