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穿越的是什么鬼

这穿越的是什么鬼

刘奕彤换了一身轻纱,犹抱琵琶半遮面:这样行不行? 陆飞:不行。 刘奕彤干脆挥袖长舞:这样行不行。 陆飞:不行 刘奕彤:男人不能说不行。 陆飞:你,你...... 陆飞没想到自己女穿男遇到的最大的问题居然是不行。 准确的说是需要行的时候不行,不该行的时候瞎行。 遇到提剑杀来的大帅哥,噌的一下;遇到美若天仙的青梅竹马,呃的一下。 刘奕彤啧啧啧了几声:看来我找一个老中医给你通通了,要不然我迟早会给你戴绿帽子的。 陆飞无言以对,甚至无fuck说。 陆飞:我不能再这样做一个废人了,我得变得有用起来,要不你教我武功吧? 刘奕彤:武功博大精深,太难的怕你学不会,我先教你轻功吧! 陆飞:好。 刘奕彤飘然跃起,又飘然而至。 陆飞:原来这就是轻功啊,我们那地方也有这个玩意儿,不过我们不叫轻功。 刘奕彤:你们叫什么? 陆飞:我们叫跑酷。 PS:本文是女穿男,虽然不行,但是爱妻宠妻,嬉笑打闹发糖,顺便对抗这个世界 /夸张脸。